在这之前,我们夫妇和朋友两对夫妻一起吃饭。在餐厅里,男人们喝着清酒而女人则喝着鸡尾酒。

夫妇俩人现在都在学校里教书,友人是我在大学里的学弟,至於他太太结婚以前的事情,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友人妻是个非常可爱的二十六岁女性,从我们会面的那一刻起,就让我有想要一亲芳泽的冲动。

因为喝酒的那天晚上是在他们家里,而第二天是不用上班的休息日,所以彼此之间,都以尽量喝个尽兴来互相劝酒。

我在吃饭的时候,说着以前大学里的种种趣事,拼命地把记忆中的陈年往事拿出来当作笑谈,大家也因为地点是在日己的家中而开怀畅饮。

由於好奇心的驱使,终於战胜了不可触犯法律的理性,我偷偷地在他们三人的酒杯里放入了安眠药,而且是让他们每个人都喝下三颗药剂的份量。

当然我喝的酒是没有加料的,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把喝下去的酒,从舌头下方再吐进杯子里然後弄掉。

友人的妻子是第一个沈沈睡去的,大约在我们开始喝酒後的三十分钟就睡着了。友人和我们夫妇三个人又天南地北地聊了一会儿,可能他也有了睡意,所以向我们告罪,抱着太太回卧室睡觉去了。

我和我太太也回到了他们替我们准备的客房,大约又过了三十分钟,canovel.com太太也因为药剂的作用而进入深眠的状态,这时我的行动就开始了。

首先我到洗衣机的待洗衣物中检查友人妻子的内衣裤,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机会看见友人妻的年轻肉体,对於从她身上脱下来的可爱贴身衣物,让我感到阵阵的兴奋快感。拿出了随身携带的小型照相机,拍了几张内衣的照片後,我就蹑手蹑脚地潜进友人的主卧室。

小心翼翼地转开卧室的把手,从门缝间看到他们夫妻俩双双熟睡在里面的弹簧床上。友人妻睡衣裤子的下面,可以看见一部份内裤露了出来。

第一次看见这麽可爱的女性熟睡的样子,让我忍不住地想要抚摸她。她睡得那麽熟,大概是我加的药剂份量太重的关系。这种情形下,不论我将要对她做什麽事,她都没有知觉和反抗的余地。

我还是先拍下她现在熟睡中的情形做纪念,然後当然是动手脱下她全身的睡衣和内裤。友人妻那两个可爱的奶头和丛生的阴毛在脱去衣物之後,都裸露在我的眼前,尤其她旁边还睡着她的丈夫,这种淫秽的景像,深深刺激着我的性慾冲动。

当她的奶罩完全脱在胸旁,睡衣和裤子连内裤都脱了下来,就在此时,友人突然爬了起来,然後下床。我的心脏在那一刻紧张得像是要停止跳动了,但是友人可能是药剂的作用,站起来後像一个梦游症的患者,自己走到另一个房间去睡觉了。

大床上只剩下友人妻一个人睡得很熟,大概是药剂让她毫无意识地深眠着。我在心里头大叫着:「万岁!万岁!」为我的幸运庆幸着。

脱下内裤的她,两脚自然而然地开得大大的。到这时,我才完全看到了自从大家一起吃饭时起,就一直想要窥视她的性感部位。

下药奸淫朋友妻(日文译稿)後编

投稿者:助投稿日:04月13日(火)(注:星期二)18时25分40秒

翻译者:旭鹤翻译日期:June, 23, 1999.

首先,前编的文章里提到我们和友人夫妻一起喝酒,然後在我下了安眠药剂後,除了我以外的三个人都睡着了。不知道丈夫已经不在身旁的友人妻,深睡中半裸的胴体散发出迷人的魅力。原来每个月都会见到两三次的她,在熟睡中也是这麽的令人着迷。

友人起床时让我大吃一惊,赶快趴到床下躲藏的我,看到友人因为药剂的作用,一副完全不知道的状况下,自行走出卧室到另一个房间睡觉。留下睡得死死的友人妻,在我脱下她的内裤和奶罩後,两脚开开地成一个大字型躺在床上。

我代替她的丈夫躺到她身旁的空缺位置,轻轻抚摸和吻着她的秀发。从和他们夫妇闲谈时就一直想要抚摸她美丽的秀发,心中的愿望一旦实现,深深让我感到一阵阵的兴奋。

不用说她可爱的红唇当然也是我攻击的目标,舌头搅舐她的口腔,吸吮着她的香唇,也把我的唾液渡入她的小嘴里。睡眠中的她,当然没有嫌恶的表示,毫无抗拒地全部吞进肚子里。

见她睡得这麽深沈,我毫无顾忌地开始检查她的肉体。先从不算是很丰满的乳房开始,用手指在她的奶头上回转捏弄。沾上一点唾液的指头,在奶头抚揉摸弄着。直到两边的奶头都勃起了,就换我的舌头来嚐嚐这美妙的滋味。

再拿着相机拍了几幅勃起的奶头的特写镜头後,我的兴趣就转移到她的下半身。在她大开的两脚间伏下头,但是看得不是很清楚,所以我就把床边的台灯移到了她的身旁,照着她的下体。

好片共享:香港肥仔瘦女自拍 1 | 让熟女阿姨舒服 Part. 2 | 老婆首次拍照就和摄影师上床了 | 影片由飞机AV(dfjav.com)提供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她因为双脚大张而略为打开的阴户。没有内裤掩盖着的下体,有点稀疏的阴毛下方,见到了红嫩的小阴唇。她的小阴唇呈非对称性的状态,右侧稍微长一点地向阴户下方延伸。在这里我也把她的两脚打开一些,又拍了几张照片,再仔细地继续检查她的性器官。

用我的脚撑开她的大腿,再用手指扳开两片小阴唇,终於看到了美丽的粉红色膣孔。上面是微微突出的阴核,用手指掰开长条型的小阴唇後,它就完全露了出来。我想也不想地低下头,就用舌头去舐吻着她的阴核。在舐吻阴蒂的同时,也用手指插入她的膣道,友人妻的穴内深处的软肉非常细嫩,内侧也稍微显得湿热。

在舐吻和指头插弄的刺激之下,每隔两三次的抽动,友人妻在睡眠中也忍不住从小嘴里倾泄出「嗯!……嗯!……」的快感叫声。我担心太过刺激会让她从睡梦中醒过来,所以暂停下来,拍了几张从正上方俯瞰的阴户照片。

继续又拍了几张手指插入阴户、掰开阴唇的阴核特写,从各种角度拍摄她脸上淫糜的表情。

然後,灵机一动地跑到他们家的冰箱里,找到了做汤料用的鱼卷、菜卷等插入她的阴户里,拍了几张异物入侵阴户的照片。这些卑猥淫秽的照片在她清醒时是绝对不可能拍到的。

各位请在自己的脑海中想像这种刺激的情形:普通在街上可以看到的可爱邻家主妇,手里拿着各种火锅做汤料的原料,插在自己的阴户里,脸上又呈现着一副满足的淫欲表情,真是伟大的摄影作品。

之後受了这种拍猥亵照片临场的刺激,我的性慾也渐渐升高了。拿了她丈夫的枕头,垫在她的腰部,让她的下体稍微浮了上来。两脚张开成了个M字型。

再继续先前中断了的抚揉阴核和舐吻的动作,也把她的两个奶头揉得硬挺起来。在这同时,她的眉间轻蹙,性慾的刺激又让她开始淫荡地哼了起来。或许在她的梦里,正接受丈夫的轻怜蜜爱哩!

在台灯的照射下,泛着淫水而充血膨胀的小阴核挺突轻颤着。揉弄的指头上混合着我的唾液和她的淫水,在她膣腔湿润的嫩肉里,肆无忌惮地插动着。也趁着指头的润滑,插进她的小屁眼里抽动。我的两根指头和她的膣道与屁眼之间,形成了肉慾的三明治。

到了这时,我才把自己的睡衣和内裤脱掉,像要进行一场重要仪式般地爬上大床。完全不像是强奸般地把我勃起的阳具插进她早已分泌出淫水,湿滑滑的阴户之中。没有受到一点点的阻碍,我的阳具就这样简单地插进去了。为了不让她在第二天感到任何异状,我很小心地抽插着,尽量避免使她的阴户红肿,慢慢地品嚐着美妙的人妻滋味。

到目前为止对於性交技巧很自傲的我,像这样缓慢的抽插,感觉上是很辛苦的。最後当快感来临时,我把精液发射在她的三角裤上,再用卫生纸小心地把喷溅到棉被上的精液擦拭乾净。

隔天,大约在十一点时我才醒了过来,经过他们夫妇卧室的门前,正好碰到可爱的友人妻,她脸色慌张地向我道早安。

然後她的丈夫也从另一间房间走出来,连连说着:「奇怪!我怎麽会睡在隔壁房里。」

友人妻说道:「昨晚喝醉了,真是对不起,但是深睡後醒来,感到精神很饱满。」这样的客套语句。

我在心里偷偷地回答着:「我昨晚也玩得很爽,有机会想要和你再爽快一次呢!」当然表面上也是客气地谢谢他们的招待,说了一些朋友应该说的正常应酬话语,才和我的太太打道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