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记忆小莉和阳哥两个人在沙发上足足睡了好几个小时,等阳哥在半夜里惊醒,看看两个人在沙发上的姿势和下身粘糊糊的一片,不得不爬起来,到厕所里洗了洗,还用热水给小莉擦洗了一番。没想到小莉的身体在睡梦中依然敏感,她颤抖着,也从睡眠中清醒过来。

两人看看手机,正是凌晨两点多,反正睡不着,两个人索性聊天打发时间。

阳哥向小莉打趣道:“刚才你怎么都喊我叫『爸爸』呢?是不是你爸爸小时候就是那么打你的屁股?”小莉含羞不语,只是嗤嗤地笑。她也不顾光着身体,就那么逃进卧室,打开卧室的窗户,让夏夜凉爽的空气吹拂进来,躺下道:“小阳哥哥,不如我们一起看星星啊?”阳哥依言在小莉身边躺下,两人一起望着夏夜清晰地银河和漫天的星斗。阳哥抚摸着小莉光滑的肌肤,看着小莉望着夜空出神的美丽容颜,一时间竟然痴了,柔声道:“小莉,你真美……我永远都爱你!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我一定要给你幸福。”小莉出神的双眸也渐渐回过神来,温柔又调皮地看着阳哥痴傻的模样,捏着他的耳朵道:“那以前呢?”

“以前也爱啊!自从我小时候第一次看到你,我就很喜欢你呢!”阳哥耳朵吃痛,连忙分辨,“不过我记得你爸爸很凶啊,我小时候都不敢到你家来玩儿呢!”

“我记得我是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搬家到你们那个小区的,以前我们住在乡下,都是平房,条件虽然不好,但是很好玩!但是现在这个小区虽然不好玩,却碰到了你这个冤家!”小莉陷入了某种温馨的回忆,缓缓地说道,“不过我爸爸虽然面相严肃些,对我却很好。除非我犯了大错或者考试考得不好,他才会动家法……”阳哥知道小莉正在把心底最美好的童年回忆与他分享,静静地听着,但听到此处,却依然忍不住打断道:“是不是打屁股啊?”

“对呀!”小莉揉揉犹自有些疼痛的臀部,回忆说:“那时候,我在学舞蹈,有时候还跟着一个老师学弹钢琴,所以脸上和手上倒是从来不会被打,只有打屁股。爸爸手重,只有屁股肉厚,这样不会打出问题。”

“那你妈妈呢?”阳哥好奇地问。

“妈妈对我倒是很疼爱,可是她在镇上的一所幼儿园工作,那时候还是民办教师,很辛苦,经常不在家。连寒暑假都要在幼儿园里管假日班的。”小莉陷入了对母亲的温暖回忆,“我妈妈是幼儿园老师,脾气好得不得了,小时候她和我最亲,可是我却更喜欢爸爸。因为她总是不在,暑假里,爸爸去田地里干活,我就像个野孩子一样到处疯跑。”

“你家还有田地啊?”阳哥感觉很新奇。

“那时候乡下,谁家没有几亩地?”小莉白了他一眼,也不管在幽暗的卧室里他是否能看到。

“直到后来爸爸靠着关系进了镇上的国营工厂,我的家才跟着搬到了镇上。你不知道,小时候乡下多好玩!我在六七岁的时候,夏天的午后,光着身子,就穿着一条松垮垮的三角裤,跟着好多乡下孩子一起,拿着带有蜘蛛网的竹竿,去树林里抓知了,还爬树、下河游泳……不知道多快乐。”

“那不是晒得很黑吗?怎么现在皮肤这么好,这么白嫩?”阳哥的手在小莉柔嫩的小腹轻轻滑动,渐渐向下。

“嗯……别摸那里,还很敏感呢。”小莉半闭着眼睛,享受着阳哥温柔的抚摸。“说来也奇怪,不管我怎么在夏天的毒日头里晒,晚上爸爸给我洗澡的时候,搓下了一层泥,皮肤还是那么白白嫩嫩的。”

“哇……你那么大了,还让爸爸洗澡?”阳哥羞她。

“这有什么?那时候又不大!”小莉往阳哥怀里靠靠,“妈妈工作很忙,白天有时候也给幼儿园里的小朋友洗澡,到家里自然想要歇歇。爸爸也很愿意给我洗澡的,我小时候就对妈妈说,我喜欢爸爸给我洗澡,他洗得要细致……当场就把妈妈笑了个前仰后合,还拧了爸爸的屁股一下。这么多年了,我还是记得清清楚楚。”

“看来我那位岳父,很喜欢你呢!洗澡都亲自动手,还细致地很……”阳哥的手在小莉的屁股上摸来摸去,还把手指弄进臀缝里去,被小莉打了一下手背。

“难道你还吃我爸的醋?”小莉吃吃地笑,“他可不是你想的那么色。爸爸给女儿洗澡,也正常嘛。我们那里的乡下,风气还是蛮开放的。夏天的傍晚吃过晚饭,有些少妇都是光着上身在家里走来走去,只穿着短裤,有些甚至就穿成那样到道场上乘凉。只有那些十八九岁没有结婚的大姑娘,才会在上身穿个肚兜,再出门乘凉。像我们这样的六七岁的小孩儿,大多都是光着身子在河边洗澡,洗完澡光着身体回家再穿衣服,也没有人觉得奇怪。”

“原来乡下这么好,要是我也住乡下就好了。”阳哥由衷地感叹。

“现在的乡下大家都盖了楼房,圈起了小院,哪里还用到道场上去乘凉了……你这个大色狼,是没机会咯!”小莉咯咯地笑,轻轻地拍阳哥的头,“我们小时候的人们纯朴着呢,晚上睡觉都夜不闭户呢!”

“好好好,乡下的都是好人……”阳哥眼珠一转,追问道,“话说,你爸爸给你洗澡,洗到几岁啊?”

“你这色狼吃醋了是不?一直惦记着这个!”小莉含羞地把头埋在阳哥的胸前。

阳哥感到,小莉的脸上热得发烫,连忙把手抹上小莉的胸,发现她的乳头果然硬硬地勃起了,再往下摸,玉户之中也是一片泥泞。“害羞了?怎么激动成这样?”

“你偏问这些事儿……是不是没安好心?”小莉嗔怪道。

“告诉我嘛,咱俩还有秘密吗?我爱听,你告诉我嘛。你摸摸,来摸摸嘛,我都硬了……”阳哥引导小莉的手向自己的下身摸去。

“流氓,好吧,告诉你……”小莉感觉阳哥的兴奋,心里也有点激动。“其实我小时候吧,很喜欢我爸带我去游泳,然后给我洗澡。怎么说呢,有点依赖,有点心慌的喜欢。恋父情结吧……我喜欢他给我洗澡,然后抱着我看电视,我喜欢他的大手在我身上轻轻地抚摸。”阳哥脑子里浮现出小莉爸爸给小莉洗澡,双手满是沐浴露,在小莉全身抚摸的景象,心里骚动起来,追问着:“他给你洗下身吗?”

“当然啦!废话嘛!我那时候还小!”小莉握着阳哥的擎天一柱,心道,小阳哥哥今天真是兴奋,这么快就又这么硬了!她决定添油加醋地叙说一番:“本来我爸爸不太愿意给我洗澡,想要避嫌的,可是我妈妈老是不管我洗澡的事儿,结果我小时候得了一种很尴尬的病……”

“哦?什么病?”

“就是……就是小阴唇粘连啦!”小莉捶着阳哥的胸膛。“一般很小的小女孩因为经常不好好洗下身,两片小阴唇就会粘在一起,严重的要动手术的呢。”

“这么恐怖啊!”阳哥暗道,现在有了我,肯定不会再粘住了吧……只会让你合不上!嘿嘿!阳哥难以掩饰自己的得意,真的笑出声来。

“你还笑!”小莉又揪阳哥的耳朵。“我还很小的时候,告诉爸爸我尿尿的时候疼,才发现我有了小阴唇粘连……从此妈妈和爸爸就每天都要让我好好清洗下身,一直坚持到现在!小时候,爸爸和妈妈还经常检查我下面,看看这个病有没有复发的迹象……”

“真的吗?”阳哥的阳具一跳一跳,兴奋地不行。“快说给我听听!”

“你要听啊……不告诉你!”小莉调皮地转过了身。

阳哥越想越兴奋,又趴到了小莉的身上,用膝盖狠狠分开小莉的大腿,跳动的阴茎直捣黄龙,一下在小莉潮湿的阴道里一捅到底,并且快速地抽动起来。

“快说!不然我干死你!”

“啊!不要啦,今天已经够了啦!救命啊……强奸啦!啊……嗯……”小莉只觉得刚刚高潮过的阴道不可抑制地又兴奋颤动起来,腰里面一阵阵酸软,只觉阴户一阵阵地抽搐,大股大股的淫水喷涌出来。“快停下……我不行了……哦!”

“你是不是每天晚上都要给你爸爸看小穴?告诉我!他是怎么看的?”阳哥难得今天这么勇猛,他奋力抽插着,一边得意洋洋地追问。

“哼!不能告诉你!啊……”小莉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两只手紧紧环抱住了阳哥的屁股,不让他任意抽送,不料阳哥却像个磨盘似的转圈研磨起来。小莉只觉得一个粗壮又滚烫的西在自己敏感至极的阴道里旋转摩擦,快活地快要飞上天去。小莉知道,阳哥似乎很喜欢听这个,为了保持阳哥的雄风,她一边喘粗气,一边小声在阳哥耳边说道:“给老爸看看没什么的……他每天都给我洗澡,摸都摸过了,还怕什么晚上掰开我的小屄屄检查一下啊!反正都是摸,都是看,我又不会损失什么……哦,你轻点呀,我要被你干死了……”

“现在还看吗?”阳哥爽到了极点,心想,果然,阴道是通向女人心灵深处最快捷的通道了……

“现在不看了啊,我都有男友了,只给男友看嘛……”小莉感觉阳哥在阴道里尽情的跳动和喷射,紧紧搂着阳哥的腰,如释重负,吐气如兰,用娇媚的声音说道:“爸爸小时候答应我,看到我如果下面长出黑毛毛,就不看了……结果我老是不长,你说,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呢?”阳哥摸不着头脑,“你不是白虎吗?”

“什么呀!我是自己刮的哦!”小莉得意道,“我小时候五年级就长黑毛毛了……可是,我偷用了老爸的剃须刀,天天自己处理掉!”

“我晕……”阳哥佩服地竖起大拇指,“所以你爸爸就有理由一直认为你是小女孩,然后你就可以一直让他来检查你?你好淫荡啊……”阳哥的呼吸又粗重起来。

“我就是喜欢给人看,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小时候胆子没现在这么大,给爸爸看,是我唯一安全的办法了,你怪我吗?你不会怪我吧?”小莉嘟起嘴唇撒娇地说。

“乖宝贝,这么性感白嫩的身体,不给别人欣赏是浪费,我们学美术的人决不允许这样的事儿发生!”阳哥连连亲着小莉的脸,“只要你喜欢,你高兴就行了。”

“课时我有时候觉得我这样做虽然开心,却有点对不起你……”小莉掠了掠额前散乱的头发,又拨出一缕在手指上绕着,终于斟酌好词句,把那缕头发含在嘴角,小心地对阳哥说道:“但最近我觉得,你好像对我这样暴露给别人看,也感觉很兴奋,很冲动。每次都把人家干得浑身发软,走不动路。比起以前,倒是大有长进……”

“嘿嘿……我本来就厉害嘛!”阳哥得意极了。“那你还有没有这样的故事瞒着我?讲来给我听听?”

“真的?听了你也不吃醋?”小莉忽闪着大眼睛,在明亮的星光下,显得那么纯真可爱。“那就说一个我小时候的糗事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