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老师小说  »  资深老师帮助学生减压
资深老师帮助学生减压
今年39岁的杨淑珍是市一中的一位资深教师,无论是在领导同事学生还是家长眼中,她都是一位以认真负责着称的好老师。

  这不是,明明是周末,她还要赶着去给临近高考的学生做考前减压。

  “小敏,去帮妈妈把那双黑色的高跟鞋拿出来。”杨淑珍一边说着一边整理着自己的黑色制服短裙。

  她轻轻坐在沙发上,嫩笋般的足尖高高翘起,双手将一双肉色的长筒丝袜套在那弯弯的足弓上然后轻轻一捋,柔顺的丝袜就像一层皮肤一样将那双丰腴诱人的美腿包裹了起来。

  这时一个年轻美貌的少女拎着一双高跟鞋从里屋走了出来。

  只见她皮肤白皙身材高挑,一头乌黑的秀发在脑后梳成一条马尾,显得更加青春靓丽。

  她穿着一件学生制服衬衫和短裙,修长的双腿上包裹着一双黑色丝袜,清纯之中又带着几分诱惑。

  一张粉嫩的鹅蛋脸上鲜红的嘴角微微翘起,精致的五官和杨淑珍有着八九分相似。

  她就是杨淑珍的女儿小敏。

  小敏今年18岁,身为班长的她不但成绩优秀而且人缘极好,是杨淑珍的得力助手,今天她也要和妈妈一起去帮同学减压。

  “妈妈动作就是慢,我都等了好久了。”小敏说着放下妈妈的高跟鞋,自己也穿上了一双高跟小皮鞋。

  杨淑珍微微一笑走过来宠溺地摸了摸小敏的头说道:“妈妈年纪大了嘛,出门之前当然要好好打扮一下了。”

  小敏小嘴一嘟说道:“人家都说咱俩站在一起就像一对姐妹一样,妈妈说自己年纪大了那不是说我长得老?”

  杨淑珍噗哧一笑伸手轻轻捏了捏小敏的脸蛋说道:“小调皮,就属你话多。再不快点你的小男朋友就要等着急了。”

  杨淑珍说着穿上高跟鞋和小敏一起出门登上了公交车。

  原来这对母女今天要去减压的钱飞还是小敏的男朋友。

  钱飞不但人长得英俊,为人也很机灵。

  高一刚开学不久就把班长兼班花的小敏追到了手。

  到了高二之后,钱飞又多了一个秘密身份,那就是老师杨淑珍的秘密情人。

  到了高三,像这样把母女一起叫到家里来“减压”就成了家常便饭了。

  母女二人轻车熟路地来到了钱飞家的小洋楼,杨淑珍直接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这把钥匙还是钱飞的母亲亲手交给她的,钱飞的父母都是生意人,整天全国各地来回飞。

  钱飞的母亲听说这位杨老师口碑很好为人又和善,于是就给她配了一把钥匙希望她有空能帮忙照顾一下钱飞。

  她可没想到,这位杨老师照顾她的儿子比她想的要细致的多了。

  “小飞,起床了没有?我们来了。”杨淑珍叫了两声却没听见有人答应,母女两个不知道他又在搞什么花样,只好自己走进了客厅。

  就在两人转过门口的时候却突然有一只手伸进她们的裙子里在那一大一小两个屁股上各捏了一把。

  母女两个都是吓了一跳,一转身却看见钱飞正笑嘻嘻的站在她们身后。

  “哎呀,阿飞,你吓我一跳。一来就摸人家屁股。”小敏拉着钱飞的胳膊撒娇道。

  钱飞嘿嘿一笑说道:“谁叫你们这么大胆,不穿内裤就敢出门。也不怕遇到色狼。”

  “切,还不都是为了你这个大色狼?”小敏说道。

  三人走进客厅,杨淑珍直接把自己的黑色制服短裙拉到了腰间,肥肥白白的屁股和毛茸茸的阴户整个露了出来。

  她跪坐在地板上伸手去解钱飞的裤带。

  “来,阿飞,老师先来帮你减减压。”

  看着母亲淫荡的样子,小敏把小嘴一嘟说道:“妈妈真是的,每次都抢在前面给阿飞口交,明明我才是阿飞的正牌女朋友啊。”

  杨淑珍媚眼流转说道:“你是小飞的女朋友,可是妈妈也是小飞的情妇啊。情妇给奸夫口交,老师给学生减压,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么?”

  平日里总要压抑住淫荡本性摆出一副端庄贤淑为人师表的样子的杨淑珍,此刻就在自己的女儿和学生面前不知羞耻地说着些淫声浪语。

  可是这次钱飞却没有像平常一样抱住老师的脑袋狠狠地抽插,而是一托她的下巴说道:“哎,老师等一等,今天你可不止要为我一个人减压啊。”

  “不止你一个?”母女两人异口同声地问着,四只眼睛都是疑惑地看着钱飞。

  这时客厅的门一开,呼啦一声一群十七八岁的男生一下子拥了进来。

  “老师,原来你一直都是这样帮阿飞减压的啊。怎么和我们不一样呢?”

  “就是就是,老师偏心,我们也要减压。”

  杨淑珍和小敏一看,原来班上二十几个男生竟然早就躲在了这里。

  钱飞拍了拍杨淑珍的白屁股说道:“怎么样,老师?现在就快要高考了,大家压力都不小,你今天就一次性帮大家减减压吧。”

  杨淑珍可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刚才淫荡的样子居然都被这些学生看到了,自己这个老师的脸可还往哪放啊。

  可是生性淫荡的她马上就看开了,既然已经都知道了那索性就一起快活吧。

  想到这,杨淑珍摆出一副娇羞的模样说道:“哎呦,你们真是坏死了。这么多人都来找老师减压,老师的小穴就算是铁打的也要被你们奸坏了。这样吧,今天老师就挨个给你们口交来减压好不好?”

  钱飞一把将她抱住一边隔着衬衫揉捏着她的乳房一边说道:“那怎么能过瘾呢,老师?我们已经想好了减压的办法了,今天您和小敏就听我们的安排吧。”

  杨淑珍和小敏听了暗想让这二十几个血气方刚的男生来安排真不知道他们会想出什么办法来作践自己,母女两个对视了一眼脸上都是一红。

  钱飞在两人的脸上各亲了一口说道:“好了,别害羞了,咱们这就到花园去看看我为你们准备的东西。”

  说着二十几个男生簇拥着杨淑珍母女往钱飞家的花园走了过去。

  来到花园一看,只见原本平平整整的草坪上已经挖出了一个灶坑,铁质的烧烤架上架着一根三米多长的不锈钢杆子。

  草坪上已经铺满了柔软的垫子,上面摆着些烤肉酱和餐具,一旁还摆着些烧烤用的木炭和松木柴。

  “哦,我知道了,你们想一边吃野餐烧烤一边开一个淫乱party对不对?”小敏一脸得意的微笑,看来她对这个淫乱party还是颇为期待的。

  可是钱飞却摇了摇头说道:“不完全正确,你们再看看这边。”

  母女两个顺着钱飞的手指一看,只见烤肉架正对着的地方还放着一个高高的木架,木架上垂下一条结成了环形的绳子。

  杨淑珍走过去拉了拉那条绳子说道:“这个好像是个绞刑台吧?”

  “没错。”钱飞打了个响指说道。

  “老师,今天就让我们把你绞死吧。”

  “绞死?”杨淑珍和小敏瞪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钱飞,仿佛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一般。

  “对啊,老师你听说过性窒息吧?”钱飞一脸兴奋地说道。

  杨淑珍点了点头,她也曾经在网络上看到过一点相关的东西,听说那是比普通的性快感还要强烈一百倍的刺激。

  钱飞继续说道:“待会我们就把老师送让绞刑台,让老师一边接受绞刑一边被同学们轮奸。”

  说到这里杨淑珍的脸明显泛起了一片红潮,两只媚眼也似蒙上了一层雾气,看来她对这个绞刑轮奸的把戏很是期待。

  小敏又拉住钱飞的手问道:“阿飞,那你打算怎么处置我啊?”

  钱飞伸出食指刮了刮小敏的鼻梁说道:“怎么?等不及了,我的小淫妇?待会我就用这根穿刺杆从你的小穴里刺进去,把你像烤乳猪一样串在上面活烤,让你也能看看你的淫妇妈妈在绞刑架上的表现。”

  “你胡说。”小敏打断钱飞说道。

  “那么长的棍子把我刺穿,那我还不马上就死了?”

  “对啊。”杨淑珍也说道。

  “把我挂到上面还不很快就被绞死了,那你们不就只能奸老师的尸体了?”

  “你们听我说完嘛。”钱飞说着掏出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着几支药品和两支注射器。

  “这个可是我专门从外国买来的高级春药,不但能提高淫性还能增加女性的生命力。有了它你就能做到活体穿刺,老师也可以在绞刑架上存活很长时间。而且,这药还有一个特别功效,那就是能让你们的肉变得更加鲜嫩可口。”

  小敏眨了眨眼睛,伸出一根葱白般的手指在嘴唇上轻轻摩擦着,看来她已经有些动心了。

  钱飞趁热打铁地说道:“小敏啊,上次模拟考试你又考了全校第一,让大家把你吃掉也是为了让大家能考出个好成绩嘛。”

  男学生们也跟着说道:“是啊班长,你就答应吧。让我们吃掉你吧。”

  小敏白了他一眼说道:“又鬼扯,你们当我是唐僧肉呢,吃了就能考出好成绩?”

  钱飞嘿嘿一笑说道:“好小敏,你比唐僧肉可要强的多了。而且大家真的很想吃你啊。”

  这时杨淑珍也说道:“可是小飞,你们就只想吃小敏,就不想把我也一起吃掉吗?”

  钱飞说道:“当然想了,不过了老师今天的主要任务还是帮我们减压,补身体的事交给小敏就好了。而且小敏的肉已经够吃了,我们也不能浪费啊。”

  “那你们要怎么处理我?”

  “嘿嘿,等老师被绞死之后,我们就像杀猪一样把老师的身体切开,大家每人带一部分回家可以自己吃。”钱飞一伸手将两母女都搂在怀里说道。

  “小乳猪烤熟作为宴会主菜,老母猪就分割之后交给同学们带回家,好不好。”

  “好啊你,阿飞!”小敏娇嗔地一扭钱飞的手臂说道。

  “原来我们母女在你眼里就是两头母猪啊!”

  “哎呀哎呀,我这也是比喻嘛。而且你们母女都这么淫荡,不就像两只母猪吗?一只小乳猪,一只老母猪。哈哈哈。”

  钱飞说完男生们也纷纷应和着说了起来。

  阿标说道:“对啊对啊,我预定了老师的爪子,我早就想用老师的爪子手淫了啊。”

  “哼,阿标你这家伙,难怪上课的时候总是盯着老师的手看,原来早就居心不良。”

  阿成也说道:“嘿嘿嘿,我预定了老师的蹄子。老师的丝袜蹄子用来煮汤一定好喝的不得了。”

  “阿成你这家伙,老师留的作业还没交,就想着用老师的脚煮汤。”

  “嘿嘿嘿,大不了等我喝完了老师的嫩蹄汤之后把作业烧给老师好了。”

  男士们东一嘴西一嘴地讨论着如何瓜分老师的身体。

  “老师的水晶肘子我是要定了,再裹上丝袜一定又好吃又漂亮。”

  “我要老师的火腿做炒菜吃。”

  “老师的肥奶子是我的,蒸熟了吃一定香的不得了。”

  “对了,老师的肠子下水给我,我要带回家去喂我家的旺财。”

  “你这个坏家伙,竟敢拿老师的肉喂狗!看我不打你!”杨淑珍作势要打那个男生,但是听着他们议论如何分割自己的身体杨淑珍早就已经兴奋得不行了。

  这时小敏却又问道:“不对啊,你们说了半天,都没人要妈妈的头啊?我们的肉可不许你们浪费!”

  钱飞在小敏脸上啵得亲了一口说道:“还是我的小敏细心,我们早就安排好了。”

  钱飞说着将一台摄影机架在地上说道:“待会我们会把处死你们的过程录下来,宴会结束之后就把你们的脑袋和录像一起寄回你家。”

  “那是干什么?”杨淑珍问道。

  钱飞一边捏着她的屁股一边说道:“当然是让你的性无能老公看看他的骚老婆和贱女儿是怎样淫贱又快乐的被我们处死的啦。

  哈哈哈,大家想象一下,让他看看那么刺激的场面说不定还能治好他的阳痿呢。哎,你们说他会不会兴奋得把你们母女的头当作口交器来泄火呢?”

  小敏撅着小嘴说道:“我可不想被老爸当成口交器。”

  杨淑珍抚摸着女儿的头发说道:“放心吧,乖女儿,就你爸爸那个窝囊废,再怎么刺激的东西都治不好他。”

  钱飞拍了拍手说道:“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开始吧。

  首先就让小敏和老师互相剃干净对方的阴毛,嘿嘿嘿,不过剃下来的毛不许丢掉,我要用它们织一条幸运手链,然后戴着进考场。”

  “哼,就你鬼点子多。那就开始吧。”杨淑珍说着解开腰间的纽扣,制服短裙顺着她那浑圆的美腿一路滑到了地上。

  小敏也是将自己的格子短裙脱下丢到了一边。

  杨淑珍的阴毛长得非常旺盛,毛茸茸的一片从小腹以下漫过阴唇直蔓延到会阴,颜色也是又黑又亮。

  小敏的身材和相貌完美地遗传了母亲的优良基因,只有阴毛却似乎完全没有遗传到。

  只见小敏那洁白的阴阜上只有一小撮阴毛稀稀拉拉地散布在核桃大小的一块皮肤上,连颜色也是像枯草一般的黄褐色。

  男生们看着母女两个的阴毛又是一阵议论。

  “哇,早就听说阴毛旺盛的女人性欲也特别旺盛,难怪老师会这么淫荡了。”

  “那也不对啊,班长的阴毛只有这么一点,怎么也这么淫荡啊?”

  “嘿嘿,一定是班长直接遗传了老师的淫荡,所以才和阴毛没关系。”

  小敏听着大伙的议论似乎有些不开心,一张小嘴又嘟了起来。

  钱飞问道:“怎么了,小敏,怎么又不开心了?”

  小敏说道:“妈妈的阴毛比我的十倍还多,你把我们的阴毛编成一条手链,那我不是又吃亏了?”

  钱飞略一沉吟说道:“那你看这样好不好,待会我会把你的阴蒂挖下来做成一块琥珀,然后当作坠子绑在手链上。这样你就成为我的幸运手链的主角了。”

  听了钱飞的主意小敏高兴地踮起脚尖在钱飞地脸上亲了一口说道:“那好,我们这就开始吧。”

  钱飞把两只剃须刀交个母女俩,然后指挥着杨淑珍躺在地上,小敏则伏在母亲的身上两人摆成了69式。

  “好了,把摄影机打开,开始录像了。还有啊,老师,小敏,我还要提醒你们一句,剃毛之前要先把毛润湿才行,否则会很疼的。”

  “可是你没有给我们准备毛巾和热水啊?”杨淑珍问道。

  钱飞一脸坏笑地说道:“嘿嘿嘿,准备那些干什么?当然要你们用自己的唾液去润湿啦。”

  周围的男生也是一阵坏笑。

  杨淑珍瞥了他一眼说道:“哼,你这坏小子,就知道刁难人。”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她还是伸出鲜红的舌头在女儿的阴部舔弄了起来。

  小敏感受到母亲温暖湿润的舌头在自己的阴部来回滑动,忍不住眯着眼睛发出一声声淫靡的呻吟。

  突然间啪的一声响,杨淑珍在她那雪白的小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说道:“不要偷懒啊小敏,你也要帮妈妈舔才行啊。”

  小敏这才回过神来想起自己原来还有工作要做。

  可是说归说,杨淑珍那长满了又黑又密的阴毛的阴部实在让她有些无从下口。

  小敏犹豫了一下,张开两片薄薄的红唇将一丛黑亮的阴毛含进了嘴里。

  只见她两片嘴唇来回蠕动,粉红的两腮一下一下的收缩,那可爱的模样真是像极了一只吃草的小兔子。

  “哇,好可爱,你们看班长像不像小兔子在吃草?”

  “嘿嘿,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咱们班长可是连亲妈的草都吃了啊!”

  “哈哈哈哈。”男生们都是一阵大笑。

  小敏听着男生们的调笑又是害羞又是生气。

  “都怪妈妈,阴毛长得这么茂盛,还没能遗传给我。”小敏心里这么想着,嘴里就渐渐加了力气。

  两片嘴唇衔住妈妈的阴毛,小脑袋一上一下地提拉,连两片阴唇都被扯得一上一下地晃动。

  “哎呦,好痛,小敏,你这孩子,轻一点,哎呦。”杨淑珍又是疼痛又是快意,但觉胯下两片木耳仿佛被一下一下地电击着一般,又是酥麻又是刺痛。

  她嘴里浪叫着,毛茸茸的下身却不停往小敏的脸上凑,嘴里索性也是咬住了小敏那娇嫩的阴蒂一边轻轻噬咬着一边含含糊糊地浪叫着:“哎呦,小敏,你敢咬妈妈,妈妈也咬你。”

  “啊,好,好舒服。妈妈,哦。”小敏在杨淑珍的刺激下也是情不自禁的叫了起来。

  只见她雪白的屁股一下一下地挺动着,两片水豆腐般的臀瓣仿佛触电了一样抖个不停。

  小巧的脑袋更是一上一下衔起一绺一绺的阴毛,脑后的马尾真像骏马飞驰一般来回飘摆。

  “哇,果然是一对淫荡母女啊。”

  “真不敢相信这就是我们的班主任和班长啊,我都忍不住想要撸一发了。”

  “啊啊啊——”

  “嗯嗯嗯,哦——”

  就在男生们议论纷纷的时候,杨淑珍和小敏同时发出一声高亢的鸣叫,两个白屁股同时挺起,一波又一波晶莹的阴精从两人的下身喷涌而出,这两母女居然同时高潮了。

  杨淑珍喷出的阴精洒在了小敏的脸上,又被小敏挨挨蹭蹭地全都涂抹在了杨淑珍的阴毛上,而杨淑珍则是伸出鲜红的舌头把女儿喷在自己脸上的阴精一股脑地吞了下去。

  钱飞走过来拍了拍两人的脸蛋说道:“老师,小敏,你们真的很不听话啊,我只是叫你们互相剃阴毛,你们怎么给对方口交起来了?”

  杨淑珍喘息着说道:“坏小飞,你想出这种办法来作弄我们母女,倒转过头来说我们。”

  小敏也说道:“就是就是。再说了,妈妈的阴毛这么多,要不是有这些阴精我得舔到什么时候?”

  钱飞噗哧一笑说道:“好好好,你们两母女倒是一条心了。现在阴毛也浸湿了,可以开始剃了吧,大伙可都等着呢。”

  “嗯。”两人都是答应一声拿起剃须刀开始剃对方的阴毛。

  一只哧哧的响声过后,杨淑珍和小敏分别将一撮黄褐色的软毛和一把黑亮的卷毛交给了钱飞。

  钱飞捏着这些湿答答的阴毛放到鼻子下闻了闻,这才小心翼翼的收进了一个小盒子里。

  小敏站起来说道:“好了吧阿飞,下面该干什么了?”

  杨淑珍却抬起一条白嫩的胳膊说道:“哎呦,小敏,快扶妈妈一把。刚才的高潮太强烈了,妈妈的腿都软了。”

  钱飞走过去揽住她的腰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说道:“老师你也真是的,现在还要撒娇吗?”

  杨淑珍脸一红说道:“谁,谁撒娇了?老师真的是腿软站不起来了。”

  “哎呀,那估计要你自己站到绞刑台上也做不到了吧?”钱飞说道。

  “阿标,阿成,你们两个来帮帮老师吧。”钱飞说着对阿标和阿成眨了眨眼。

  刚才看着杨淑珍和小敏的活春宫的时候阿标和阿成就已经把衣服都脱光了,这会两个人挺着大棒凑上来三下五除二就把杨淑珍的上衣也撕碎了。

  “哦,阿标阿成,你们干什么?”杨淑珍惊叫着。

  “嘿嘿嘿,当然是要干老师了。”

  “对呀,老师不是腿软了么?我们就负责把老师送上绞刑台。”

  阿标阿成一前一后将杨淑珍夹在了中间,阿成伸手剥开她那湿漉漉的阴唇将一根手指插入了那泥泞的花径轻轻抽送了起来,阿标则握住自己的大肉棒将鸭蛋大小的龟头家在那两片柔软的臀瓣间来回摩擦。

  杨淑珍一下就猜到了两人的心思,她虽然淫荡但这种前后门同时开的事情还是头一次。

  她有些娇羞地低下头说道:“你们,你们两个待会要轻一点。老师,老师还是第一次做三明治呢。”

  “嘿嘿,别害羞嘛老师,我们会让你舒服的。”阿成说着一只手伸到前面搂住老师的小肚子,一只手握住肉棒抵住菊蕾,腰间一用力,硕大的龟头挤开紧缩成一团的肛门进入到了杨淑珍那火热的直肠。

  “哦,哦,不行了,阿成,快出去,哦,好痛,老师的,老师的后面还太干了,要,要润滑一下才能插啊,你这样要把老师的后门奸得裂开了。”杨淑珍说着双手反背到背后去推阿成。

  阿成才把龟头塞进去就觉得老师的菊花一阵痉挛般的收缩,滚烫的括约肌就像一道铁箍一样从冠状沟紧紧地箍住了他的阴茎。

  阿成爽得张嘴喘了两口粗气才将一股要射精的感觉压抑了下去,此刻他哪肯离开这个美妙的洞穴。

  阿成索性抓过一副手铐将老师的双手铐在背后说道:“哦?看来老师好像经验很丰富的样子啊,是不是经常被人操屁眼啊?”

  杨淑珍毕竟还当自己是老师,被学生这样说还是会觉得有些害羞,当下遮掩着说道:“没,没有啦,只有几次而已,你不要乱说。”

  前面的阿标看老师不肯承认当下用拇指的指甲轻轻掐住她的阴蒂说道:“老师,平常是谁经常教育我们不能说谎的啊?”

  “哦,别,别,我说。”杨淑珍的声音明显有些颤抖。

  “阿飞每次和我做爱的时候都会奸我的后门,不过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被人奸过了。”

  “真的吗?”阿标说着手指用力一掐,杨淑珍痛得差点蹿起来。

  只见她白花花的肉体一阵颤抖,手铐的铁链都被她扯得哗哗作响。

  杨淑珍仰头发出一声高亢的鸣叫说道:“别,别掐,我说,我自己在家的时候也会用黄瓜自己插,不过真的没给别人奸过了。”

  阿标看她不像是说谎这才松手说道:“这样啊,老师你还真是淫荡啊。”

  “是,老师就是个荡妇,是婊子,是个不知羞耻的烂货。”杨淑珍毫不犹豫地说道。

  “嘿嘿嘿,好个淫荡的老师,那我就再赏给你一根肉棒。”阿标说着也是一挺身,噗滋一声粗大的阴茎整根刺入了杨淑珍的阴道。

  “老师你忍着点,我也要进来了。”阿成说着也是猛地用力,粗大的肉棒也是一寸一寸地挤进了杨淑珍紧窄的直肠。

  杨淑珍感到后门里仿佛伸进来一把锉刀一样,柔嫩的肠壁火辣辣的疼,把杨淑珍痛得杀猪般地惨叫。

  阿标和阿成都把自己的肉棒插进了老师的身体,两人互相使了个眼色,当下腰间绷足了力气,原本岔开的双腿渐渐并拢站直,两个人就用自己的肉棒将老师杨淑珍挑了起来。

  原来这都是钱飞设计好的,阿标和阿成是班上两个个子最高的男生,两人站直了身子将杨淑珍挑在腰间,杨淑珍就是踮起脚尖离地面也还有七八公分,待会两人就要以这种方式将老师杨淑珍送上绞刑台。

  只是这样一来可就苦了杨淑珍,她全身的重量一下都压在了两个最柔弱的器官上。

  阴道,子宫,肛门,直肠,连着整个会阴都像撕裂一般的疼。

  尤其她双脚离地,一下失去了平衡感。

  杨淑珍就像一只被人拎着耳朵提起来的兔子一样,黑色的高跟鞋一阵乱蹬,白花花的身子在两人中间来回摇摆,仿佛随时都要大头朝下摔下去一般。

  这时钱飞拿着一支注射器走了过来,他伸手扶住杨淑珍说道:“老师你不要紧张,你越这样乱踢越容易摔下去。”

  “嗯,好,我不动,我不动。”杨淑珍听话地不再乱动,这个三明治才算是稳定了下来。

  钱飞将手中的注射器晃了晃说道:“老师,我要给你用春药了,等药效一出来你就要被送上绞刑台了。

  准备好了吗?”

  杨淑珍一想到马上就要被绞死心中还是有些紧张,但是一想到传闻中性窒息的那种快感她还是吞了吞口水说道:“好的小飞,我准备好了。”

  钱飞微笑着点了点头,闪亮的钢针刺入了老师雪白的手臂,粉红的药水很快就注射进了她的身体。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杨淑珍就开始自己呻吟了起来。

  只见她那一身雪白的皮肤变得像桃花一样绯红,饱满的胸脯一阵起伏,两只乳房也跟着来回颤动。

  杨淑珍脸上的表情一阵迷乱,两只媚眼眯成了一条缝,鲜艳的小嘴微微张开发出一声声诱人的娇喘。

  嫩红的舌尖从洁白的贝齿间露出一小截,在两片嘴唇之间就好像花朵中的花蕊等待着蜜蜂的采摘。

  “哇,好爽,老师的小穴居然自己动起来了,好像要把我吞进去一样啊。”阿标兴奋的说着。

  在老师身后的阿成也说道:“这药好厉害啊,老师的屁眼里居然都出水了。”

  阿成说着捧住老师的屁股轻轻抽插了两下,粗大的阴茎从直肠中带出一片黏液竟然发出了噗滋噗滋的声响。

  杨淑珍感受到后门的动作身子一阵蠕动,嘴里发出一串嗯嗯啊啊的浪叫。

  钱飞用手指翻了翻杨淑珍的眼皮说道:“喂,老师,你还知道自己是谁吗?”

  杨淑珍嘴唇动了动,一滴口水从她的嘴角滴落划出一条亮晶晶的丝线。

  她眼神迷离地看着钱飞说道:“嗯,我知道,我是杨淑珍,我不是老师,我是婊子,是淫贱的母猪。哦,我好想要,求你们奸死我吧。”

  钱飞微微一笑说道:“很好,看来药效非常不错。阿标阿成,送老师上绞刑台了。”

  “来咯。”阿标和阿成吆喝一声,两人就一前一后夹着杨淑珍走向绞刑台。

  这一路上两个人将自己的老师挑在肉棒上晃来晃去你抽我插,杨淑珍本就因为注射了春药而强烈地发着情,这下更是浪叫不断。

  到了绞刑台上,钱飞扯过绞索套在杨淑珍的脖子上另一端缓缓拉起。

  只见杨淑珍的身体刚才还软趴趴地像个面团一样伏在阿标怀里,这下却被那条绞索勒着脖子一点一点拉了起来。

  绞索越收越紧,杨淑珍脖子上的两条血管也是越发鼓胀,她瞪大了眼睛张着嘴巴剧烈的喘息着,原本销魂蚀骨的淫叫也变得粗重了起来。

  就在她艰难地吸入空气的时候,阿标却把嘴巴凑了上来。

  他张开大嘴一下把杨淑珍的双唇都笼罩在了嘴里,粗大的舌头一挑将老师那柔软的香舌吸入口中有又舔又吸。

  正觉得窒息的杨淑珍却完全管不了这么多,她只顾大口地呼吸着难得的空气,连阿标的口水也一并吸入了口中。

  过了好一会阿标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老师的双唇,两人交缠在一起的舌头分开时在两人中间拉出了一条亮晶晶的丝线。

  “怎么样啊,阿标?老师的舌头香不香啊?”

  阿标喘着粗气说道:“呼,香是香的很,就是老师太能吸了,差点把我的肺都吸干了。”

  “嘿嘿,看来老师还很有力气嘛,我就再拉紧一点。”钱飞说着又是一拉手里的绞索,随着这一拉杨淑珍喉咙中立时发出“咯”的一声闷叫。

  只见她雪白的身子猛的一僵,两条包裹着丝袜的美腿来回的踢动,整个人就好像一条被人钓出了水面的大白鱼,张着嘴巴却吸不到空气,只能奋力摇摆她那包裹着丝袜的“鱼尾”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哦,好紧啊,老师的屁眼越来越紧了,我的鸡巴都要被勒断了。”阿成说着腰胯猛地撞在杨淑珍的肥屁股上,粗壮的肉棒又一次尽根没入,老师那吊起的身体也被他撞得像荡秋千一样荡向了阿标。

  而阿标也是同样一记一杆进洞,又将老师的身子荡了回去。

  杨淑珍被绞索勒得已经发不出声音,但明显能够看到两人每次的撞击都会让她头昂得更高,腿踢得更急,身体颤抖得更剧烈。

  两人仿佛乒乓球比赛一样将杨淑珍撞得一连荡了三十几个来回,杨淑珍突然间一翻白眼,两条肉腿一阵狂乱地甩动,将脚上的一只高跟鞋都甩飞了出去。

  杨淑珍的阴道和直肠也是一阵痉挛般的收缩,直爽得阿标阿成两个家伙将自己的种子洒进了老师的身体。

  阿标阿成射过之后退了下来,但紧接着就又有两个男生补了上去。

  他们的老师杨淑珍就成了一件吊在绞刑台上的性玩具。